分享来源:瞭望

微信内无法下载,请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Safari”中打开即可正常下载

西藏“狙击”包虫病

作者: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唐朵朵 来源: 2017-08-26

包虫病已成为农牧区群众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主要原因之一,包虫病综合防治工作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
西藏自治区疾控中心与华大基因合作,推出包虫病快速检测移动工作站 索朗德吉摄/本刊

  感染“泡型包虫病的患者10年的死亡率是94%,这和癌症一样,又被称为‘虫癌’”,采访中,西藏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斌告诉《瞭望》新闻周刊。
  
  包虫病主要分为囊型包虫病和泡型包虫病,是棘球蚴病的俗称,棘球绦虫的幼虫可寄生在人和家畜的肝脏、肺脏及其他器官,是一种人畜共患的寄生虫病。
  
  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齐扎拉今年3月在西藏包虫病防治领导小组视频会议上指出,目前西藏自治区74个县区均有包虫病流行,是我国包虫病分布区域范围最广的省区。
  
  包虫病成为农牧区群众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主要原因之一,狙击包虫病,西藏吹响了冲锋号。
  
藏区高发,致贫的主要病症
  
  包虫病对人体的危害不容忽视。如果人误食虫卵,虫卵会在人体小肠内孵出幼虫,穿过肠壁,随血液循环到达肝、肺等脏器,在人和家畜的脏器中发育成包虫囊肿。包虫病可在人体内潜伏数年至数十年不等,因包虫囊肿生长缓慢,多数病人常常没有明显的症状。随着包虫囊肿逐渐增大,开始挤压周围组织器官,压迫脏器;如果包虫囊肿破裂,囊液溢出可引发皮疹、腹痛、昏迷等反应,导致厌食、消瘦、贫血等毒性症状,若囊液大量进入血液循环,可出现严重的过敏性休克,甚至突然死亡。
  
  我国是世界上包虫病高发的国家之一,该病主要流行于西北的牧区和半农半牧区,以新疆、西藏、宁夏、甘肃、青海、内蒙古、四川7省(区)最严重,这与包虫病的传播特点有关系。
  
  在西藏,牛、羊等动物通常存在被包虫病感染的机会,而居民常以牛羊或其他家畜内脏喂狗,这就使狗有吞食幼虫的机会,幼虫在狗的肠内发育为成虫,成虫的虫卵会随它们的排泄物排出污染土地、草地、水源、皮毛等;人如果与狗接触或者误食被污染的水和食品,牛羊在吃草时食入被污染的草或水,就有可能被感染。如此周而复始,造成包虫病的扩大蔓延。
  
  2016年西藏自治区流行病调查结果显示,包虫病在西藏发病率为1.66%,保守估计全区患者也有5万人。
  
  “包虫病已成为农牧区群众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主要原因,成为制约西藏自治区经济发展、严重危害人民群众健康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翻阅西藏今年多次召开的有关包虫病防治的会议报道会发现,上面这句话被反复提及。
  
  一方面包虫病给农牧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农业部门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推算,全国每年患包虫病的家畜在5000万头以上,因家畜死亡和脏器废弃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逾30亿元。
  
  另一方面包虫病导致患者丧失劳动能力,且治疗费用高昂。李斌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平均一个手术要花费5万元,这对农牧区家庭来说是一笔非常大的支出”。
  
“狙击”包虫病
  
  西藏今年在全区74个县区全面启动包虫病综合防治工作,吹响了决战包虫病的冲锋号。
  
  “现在已经开始全部免费筛查包虫病”,拉萨市城关区扎细街道办事处卫生工作人员赵静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居住超过6个月的2岁以上户籍居民和非户籍常住人口都可以享受免费筛查包虫病这一惠民政策。
  
  今年3月发布的《西藏自治区包虫病综合防治工作方案(2017—2020年)》提出,从今年开始,西藏将用3年时间完成全区包虫病人群筛查。西藏卫计委网站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10日,全区包虫病人群筛查工作已筛查171.94万人,完成目标人群的58.5%。
  
  拉萨市人民医院外科副主任平措告诉记者,筛查后需要手术或药物治疗的区内患者将接受免费治疗。据了解,西藏统筹使用农牧区医疗保障、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城乡医疗救助、中央转移支付包虫病专项救治补助和社会慈善救助等资源,实现患者基本医疗费用“零”支付。
  
  除了治疗,前期预防也非常关键。在平措看来:“治疗其实是最后无可奈何的事情,要真正使发病率整体下降,还是要以预防为主。”
  
  犬类是包虫病的主要传染源,因此对家犬和流浪狗的管理至关重要。“狗是家里的小主人,是半个家庭成员,”来自昌都的江红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因为防控包虫病,他们现在会定期给狗驱虫、洗澡。
  
  李斌表示,给狗定期驱虫是控制传播的有效方法,要采取“犬犬投药、月月驱虫”的措施。为提高大家的积极性,政府提供了一定的经济补贴,农牧区会安排人员监督记录投药、驱虫,每年凭记录领取政府补贴。此外,管理流浪狗时,当地在尊重风俗习惯的基础上,建立了流浪犬收容所。
  
  除了控制主要传染源,还要在日常生活中,养成勤洗手、吃熟食、讲卫生的习惯。拉萨市城关区扎细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拉姆次仁说,要提醒农牧民在接触狗后,及时用肥皂和清洁水正确洗手。此外西藏还加强了屠宰场的定点屠宰管理和水源管理。
  
  根据西藏自治区的计划,力争到2020年全区不少于40个县人群包虫病患病率下降至1%以下,家犬感染率下降至5%以下,其他县人群患病率、家犬感染率逐年下降,达到基本控制包虫病流行的目标。
  
包虫病防控的几个问题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持续推进包虫病治理的过程中,一些问题也值得关注。
  
  首先,牧区地广人稀居住分散,筛查可及性差,防控难度大。
  
  华大基因CEO尹烨告诉记者,由于交通不便地广人稀,再加上雨季,藏区牧民做一次包虫病筛查很不容易,不少牧民要骑马几十公里去筛查。为解决这个问题,华大基因今年4月向西藏自治区疾控中心捐赠了国内首个包虫病快检移动工作站,以方便偏远地区群众就近完成包虫病检测,也为筛查出的病患进一步会诊提供了可能。
  
  其次,筛查检测所需的血液样本存储,以及手术治疗所需的医疗用血资源较为紧缺。
  
  包虫病等传染性疾病的筛查工作任务重、时间紧,血液等检验检测样本量增加,但当地存储设备有限。为解决这一难题,深圳国家基因库日前联合华大基因、华大基因北方中心、澳柯玛集团、宅急送,结合西藏包虫病防治工作需求,向西藏分批运送了100台“-86度超低温专业冷冻冰箱”。
  
  血库方面,平措告诉记者,包虫病的根治性手术切除需要备血,但西藏人口少,群众献血意识缺乏,献血率低,当地血库库存不够,在此情况下,手术往往需要亲属献血,但由于居住偏远,患者可能没带家属或者只带了一位家属随行照顾,亲属献血也不容易。
  
  三是治疗包虫病的医生资源不足。
  
  西藏目前有十几家包虫病治疗定点医院,平措所在的拉萨市人民医院是其中手术做得非常多的一家。据平措介绍,医院现有八九位能治疗包虫病的医生,其中有3位能主刀手术,年龄都在40岁以上,平均每周要完成10台手术,“在自治区一周能做到10台手术的医院估计没几家。包虫病手术时间长,最短两个小时,长的要八九个小时”,加之高原特殊的地理气候条件导致手术室在密闭环境中氧气不足,“医生长时间手术后非常疲惫,大家都是超负荷工作”。
  
  平措表示,有些手术按理来说部分县城医院也可以做,但手术难度大、风险大,所以目前还没有放权,这些还需要专家组论证后才能确定。本轮包虫病筛查结束以后,医院将举办学习班,采取适合地方医疗水平的技术进行教学,“当地如果能够掌握技术,治疗会更加便利,治疗费用也会降低一些。”
  
  平措已向医院提出意见,希望能得到内地肝脏外科大夫的支援,“时间3个月就可以,医院也正在和北京协调”。
  
  此外,西藏还动员社会各方力量参与防治包虫病,今年4月西藏自治区疾控中心与华大基因合作开展包虫病防治工作,华大基因病原学首席科学家陈唯军告诉记者,目前包虫病还主要是通过B超筛查,“而大规模筛查中,一方面,B超筛查的设施不足;另一方面,这种筛查方法只有在已发生明显病变时才能发现,而采用结合了华大先进组学技术的血清学方法,既方便大规模筛查,也可以更早发现感染者,有利于防控。”
  
  李斌也告诉记者,目前的包虫病防治措施还相对被动,通常要包虫囊肿长到比较大,必须做手术或者服药的时候再进行治疗。因此希望与华大基因合作,以便通过新的检测技术在疾病防治上有所突破,更早发现患者。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中国面临包虫病困扰,蒙古、中亚等国家和地区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中国在包虫病防治方面,无论是流行病学还是病原学,包括临床经验,都走到了世界前列,”在尹烨看来,如果能把藏区的包虫病控制住,就有信心将全国的包虫病控制住,未来还可以将中国在包虫病防治方面的先进经验向“一带一路”沿线和周边国家输出。□

备案号:渝ICP备10201920号 技术支持:掌脉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