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来源:瞭望

微信内无法下载,请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Safari”中打开即可正常下载

吴家玮和他的“湾区梦”

作者: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王旭 战艳 来源: 2019-02-16

吴家玮吴晓初摄/本刊

  ◇1988年创建的香港科技大学号称香港最美大学,吴家玮是创校校长
  
  ◇“大概是在1993年。开始提的是‘香港湾区’,后来叫‘港深湾区’,就是希望香港深圳联合起来为我们中国发展科技产业。”现在中央的规划完整而宏大,已是包括香港、澳门和广东9个城市的国家战略
  
  ◇“大湾区需要着眼长远,重要的是做好规划、教育、制度设计。”

  
  逆光下,推门的老者白色须发被玻璃映照得闪闪发亮。高个,休闲西装,背双肩背包,从容中透着老派的儒雅。这就是吴家玮,两岸三地学术界鼎鼎大名的人物。
  
  海风从长长的廊道那头吹来,隔着花窗,教工宿舍、学生宿舍、游泳馆、运动场,一层层延展下去,直到海边。1988年创建的香港科技大学号称香港最美大学,吴家玮是创校校长。
  
  如今,他多了一个头衔,粤港澳大湾区的首倡者。
  
  “湾区梦”的缘起
  
  出生于上海的吴家玮,17岁时只身从香港赴美求学,20岁出头便在理论物理学界崭露头角,三十几岁被邀请推荐诺贝尔物理学奖提名人选,用他自己的话说“受宠若惊,认真考察”,之后他认为“该评的都评过了,眼下没看出哪个该评”,于是斗胆提议是否可以空缺。“我这毛头小子玩笑可能有点过,人家没理我,以后再也不找我当推荐人。”他笑嘻嘻一点不以为意。
  
  说起首倡粤港澳大湾区,他认为,现在中央的规划完整而宏大,已是包括香港、澳门和广东9个城市的国家战略。当年他想法简单得多:“大概是在1993年。开始提的是‘香港湾区’,后来叫‘港深湾区’,就是希望香港深圳联合起来为我们中国发展科技产业。”
  
  吴家玮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就到国内讲学,致力于中美学术交流。那时国家对外交往中断多年,困难很多。他当时是美国西北大学教授,想方设法帮助国内学者来美学习。最惊险的一幕,是中美双方要谈判,国内丝毫没有准备,连美国大学基本情况都不知道。他凭自己的记忆写下美国36所大学情况,并建议国内推迟谈判。
  
  “访问学者”这一名称,也是吴家玮想出来的。此前的一小批赴美学者被定义为“非注册研究生”,中国要拿出宝贵的外汇交学费,学者也得不到尊重。吴家玮很着急,他联合多名西北大学教授,利用科研经费资助中方学者,并建议用“访问学者”这一身份到美国大学搞研究。在他的协助下,中科院物理所8位学者首批成行,此后成为惯例,打开了中美学界大规模学术交往的大门。
  
  1983年,吴家玮受聘担任旧金山州立大学校长,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担任重要大学校长的华裔,打破了华人在美上升的“玻璃天花板”。吴家玮用他的努力、智慧赢得了赞誉。
  
  1986年,一条来自香港的消息打动了吴家玮的心:香港有意发展科技事业,打算办一所科技大学。
  
  到香港办大学,可以为香港、为祖国培养科技人才。但薪酬会低,吴家玮夫妻俩常年奔波,没什么积蓄。
  
  “你半辈子都在从事与中国有关的事情,这最有意义的机会放在面前,如果你不去,20年后会不会后悔?”从来都支持他的妻子问了他一句话。
  
  “会。”吴家玮答道。
  
  “那就去吧。”
  
  吴家玮行动了,他动员老友们一起加入这个新的事业。香港科技大学从草创到在学术界声名鹊起,崛起之速,学界罕见。如今,香港科技大学已成为亚洲一流学校。吴家玮特意把建校的回忆录命名为“同创”,强调的就是整个团队的“共同”作用。
  
  念念不忘科技梦
  
  建校的梦成了,香港发展科技的梦还遥遥无期。“香港过去没有发展科技的愿望,大资本也不感兴趣,因为搞别的来钱快呀。”吴家玮回忆说,“我那时也当着广东、深圳的顾问。沿着珠江口走,我就想,深圳、香港连起来可以向旧金山学,搞湾区经济,搞科技产业,就写了几篇短文呼吁。深圳当时的领导有想法,有魄力,大家一拍即合,就一起推动。”
  
  湾区概念逐渐为人熟知,几经演变,湾区的提法由地方发展规划进入中央视野。在国家战略中,粤港澳大湾区要发展科技始终是一个重要主题。
  
  吴家玮对香港科技一直发展不起来耿耿于怀:“要说香港发展科技产业的条件,优势、劣势都可以找出一大堆,写一大篇文章,我只想说一句,新加坡能发展起来,香港为什么不能?新加坡还没有背靠祖国那么大的腹地呢!”
  
  如今,大湾区上升到国家战略,创新科技产业的发展,在大湾区使命中占据突出位置。“大家都在提创新科技,大湾区该如何搞?对比旧金山湾区,就要想清楚它是怎样起来的,又是怎样屹立不倒。美国两次大的经济泡沫破灭,旧金山湾区的高科技产业都受到重创,可没几年,又蓬蓬勃勃发展起来了,为什么?不是只靠投资、各种投资基金,是靠文化,是那样一种让领军人物来了就不想走的氛围。”
  
  吴家玮亲身经历过旧金山湾区的转轨:传统产业在衰落,科技产业还谈不上勃兴,有远见、有魄力的创校先贤四处搜罗人才,建设起一所所未来名震国际的学术重镇。正是这一所所科学殿堂引燃了硅谷的高技术产业爆发。
  
  “大湾区搞科技,高校还是不足。现在很多地方搞创新,是把已经创新的东西拿来使用一下,赚快钱。但是真正的创新,要从基础研究做起,没有人才的堆积,高科技就是无源之水。”
  
  梦里湾区
  
  “有很多水池、草地,路要窄窄的,长长的。路窄车就进不来啊。社区是小小的,国际化的,没有大酒家,没有连锁店,而是很多创意小店,就像巴黎左岸那种。人生活在里面,很舒服。”这是吴家玮对大湾区创新基地的设想。
  
  在他看来,大湾区首先要成为“知识社区”。那里并不是建筑美轮美奂的地方,也不需要很大的公园,但是只有这样的社区,才会有国际人才进驻。“光中国人还不够。从思维上讲,中国人讲‘序’,习惯从系统上思考。这种思维有很多好处,但有坏处,不容易跳出现有框框,不容易出打破现有体系、颠覆整个规范的顶尖思想。要长远立足国际顶端,必须引进国际人才。”
  
  他最不希望出现的就是急功近利。“大湾区需要着眼长远,重要的是做好规划、教育、制度设计。”
  
  年过八旬的吴家玮,言谈举止不见老,思维、心态更是年轻。这位始终把为国家科技事业出力作为中心目标的老人,依然与志同道合者在推动新的计划:“哈哈,我们要低调,低调。”他孩子气地眨着眼睛,并不说透,像是和记者约定一个小秘密。

备案号:渝ICP备10201920号 技术支持:掌脉科技